第六百二十三章:神裂想要挖墙角(1 / 2)

圣杯战争中,从者和御主之间的关联原本就不是非常紧密,即便有契约和令咒也同样如此。

更换御主并非不可能。

更不用说,如今的这场战争,与其说是圣杯战争,不如说是商会的特殊活动。

规则已经倾向于后者,在这种情况下,脱离魔力供给,乃至于脱离令咒限制也不是不可能。

卫宫切嗣不会放任如此巨大的不确定因素。

既然无法信赖,那就想一个办法,让阿尔托莉雅在尽到自己的价值之后退场。

此时的阿尔托莉雅并不知道,自己的御主已经对自己产生了质疑乃至于敌对。

她站在庭院中,抬头看着满天的繁星,感受着晚风的吹拂。

原本重新坚定起来的想法,再一次的陷入了迷惘。

她不认为自己是错的。

但却在思考着,她所坚持的骑士精神,会不会也是王国灭亡的原因之一,如果摒弃正义、不择手段、残酷暴虐,会不会稍稍的好一些?

虽说如此。

要她改变自己也是不可能的。

阿尔托莉雅忽然有种想要找命运之主再一次的寻找答案的想法,人总是会对能够触手可及的答案产生依赖性,即便是骑士王也不例外。

可她没有徽章。

更加的忧伤了。

阿尔托莉雅却没有发现,在这庭院不远处的地方,某个人正屹立在高楼之间,踩着肉眼无法直视的钢丝,将她的表情和目光中的迷惘尽收眼底。

正是神裂火织。

虽然有想寻找盟友,但神裂火织并没有太好的目标,可在见到阿尔托莉雅的时候,却有些在意,似乎觉得这个女孩身上的气质与自己有些相似。

要怎么试探呢?

神裂火织也有些烦扰,如果是萝拉的话,想必对这种事情是得心应手。

就这样。

圣杯战争的一天时间再一次的过去。

随后的两天内,整个战场十分安静。

没有人再随意的出去搞事。

肯尼斯算是比较主动的在寻找目标,但没有什么结果。

而征服王则有些享受现代生活中的各种事件,不是外出逛街购物,就是呆在家里,好像对什么都怀着十足的兴趣。

金闪闪也开始为自己的神国选拔人选,但目标却没有放在冬木市,而是放在战乱地区,为此贤闪和幼闪已经离开。

至于caster组合,自然是照例进行自己的愉悦活动。

一切都呈现出某种诡异的安静。

就连沈默都觉得有些无聊起来。

“我还是去逛一逛吧。”他抱着绯鞠站起来,转过身露出笑脸,“这里就交给你了,如果有什么特殊的情况就告诉我。”

“有什么特殊情况你会不知道?”欧提努斯一下子瞪圆了眼睛。

“我又不一直盯着,也不会在第一时间知道的。”沈默摆摆手。

欧提努斯还能说什么呢,她就是一个打工的。

只能气鼓鼓的抱腿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