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直男傅盏(1 / 2)

何叔看了眼两人的行李箱,言笙的行李箱有些大,许兆延的还小一点,也不知道他的那辆三轮放不放得下。

试试吧。

“我现在带你们去宿舍吧,我没有别的车,只有三轮车,委屈你们了。”何叔说完,上前帮忙去拿言笙的行李箱。

“不委屈,谢谢何叔。”言笙搭了把手,两人一起把行李箱抬上了车。

座位前的空位还算宽,行李箱立刚好放下,但脚没地搁。

兆延把自己的行李箱也抬上了车,两人勉强坐了下来,但都侧着身,脚放在车边沿上。

何叔在前面开车,尽量小心避开路面上的坑坑洼洼,虽然如此,但还是有些颠簸,等到达目的地,坐在后面的两人身上都有酸,最酸的还是腿部。

言笙从三轮车下来,何叔帮她抬下行李箱,“坐得腿酸了吧,我们这里条件落后,最常用的交通工具除了三轮车就是电动摩托,整个镇上能见到四轮的也只有货车。宿舍都收拾干净了,你们好好休息一下,辛苦了。”

言笙和许兆延跟在何叔的后面走,两人扫了眼周围的环境,建筑物虽然偏向老式,但也没有破砖烂瓦,还算可以。

上了二楼,何叔在第三间的门口停了下来,“言笙,你就住这里。”

言笙笑着点头,“谢谢何叔。”

许兆延往房间里头看了一眼,空间很小,除了床、衣柜和一张简易的桌子,基本没有多余的东西。

他对言笙说:“我跟何叔去我的房间。”

“好,你们去吧。”

言笙进屋后关上门,眼睛四处看了下,最后走到床边,检查了下床被,没问题后她打开行李箱,把自己洗漱用的东西拿了出来,还有化妆品和护肤品。

衣服她没动,依旧放在行李箱里。

简单地整理下后,她坐在床上,拿出手机来看,手机里躺着好几条信息。

余千松:怎么样,到了没,环境还可以吧。

傅盏:到了不会打个电话和发个信息吗?

莫雪:婚后生活怎样?

言笙看完这三条信息,没有思考,没有犹豫,自然而然地先回傅盏。

“我刚到宿舍。”

接着,她给其他两人一一回过去。

回余千松:环境可以,能遮风也能挡雨。

回莫雪:我出差了,婚后生活只体验了两小时,敬了两杯茶收了两个红包,挺划算的。

回复完这两人,进来了通电话。

言笙看了来电显示后,唇角扬了扬。

“喂。”

“发个定位给我。”傅盏说。

言笙疑惑地问:“为什么?”

“确定你是不是真的去义教,而不是跟别的男人跑了。”

这年头捉奸都表现得那么淡定吗?

言笙拿下手机,去微信联系人里找他,从头滑到尾,她才想起自己并没有加他微信好友。

“你加我微信,不然我发不了定位让你捉奸。”

那边没说话,不过十几秒后,言笙的微信通讯录出现了红点。

她通过验证后,立马给他发定位。

傅盏看了眼定位地址,手机重新放回耳边。

“言笙,和你的那位爱慕者保持距离,你是有夫之妇。”

“嗯?你知道我和兆延一起出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