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章:逃之夭夭(1 / 2)

女人的手抬起横档住门,一双手白皙细腻,仿若柔弱无骨,两人都明白,这只横档在门前的手只是做个摆饰,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

沉静了片刻,傅盏也问:“你呢,同意我睡你,是因为你想被我睡还是因为喜欢我才愿意被我睡?”

话虽绕口,但两人都认真在问,认真在听,懂懂得彼此的意思。

言笙想不到他还会反问,这问题有点难回答,她喜欢他吗,要是说喜欢,可是他们真正算起来也才认识两天,要是说不喜欢,可她不反感和他亲热。

有些伤脑筋。

言笙放下了手,率先走进屋里,头没回,对身后的傅盏说:“你进来吧,这个问题我们都回答不出来,所以还是先别睡了,我以后尽量正经一点,在你面前少笑,衣服也穿得保守一点,这样你的视觉也不会那么容易受到冲击,想睡了我。”

“今晚你要在我这里睡也行,两个选择,沙发和床,睡床是和我一起睡,但有个条件,就是不能动我,亲亲抱抱可以,但不能做那档子事。”

“美人在怀,你得要会忍,要是对自己没信心,你还是睡沙发或者回家睡。”

言笙边走边说,说完后人走到了沙发,把包随意放在了上面,人靠在沙发上休息。

傅盏坐在了她的沙发对面,她的话他一字不落地听进了耳朵里,他明白她的意思,明白归明白,不过他不是很想照她的话去做,憋屈。

他含着几分笑道:“好,今晚可以不睡你,但接下来几天你要好好配合,我尊重你,你也要配合我。”

言笙弯唇一笑,“当然,早点把婚结了也挺好的,至少我爸妈放心,还陈阿姨,她想要当主婚人的梦也要帮圆她了。”

傅盏翘了起腿,手指轻叩着沙发边,“这么无所谓?要是结婚对象换个人,你还会这么无所谓吗?”

作为主人家,清梦起身给他去倒水,顺便思考他问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