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二 鬼泪 大白兔 帝女花(1 / 2)

灰色寄语 小夕夕阳红 6077 字 3个月前

很喜欢顾城的一句诗: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去寻找光明。

我的光明是什么?首先是世界和平,没经历过战火的世界,却能想到它带来的种种灾难;其次是家人安康,没有家人就如同背站在悬崖边上,无所依靠;最后是自己快乐,快乐是很多东西的组合,至于包含多少成分,还在收集之中。

现在快乐吗?不快乐。

学业无所成,事业没眉目,生活还一团糟。身边是群魔乱舞,还不敢告诉他人。

阮沁回来时已经很晚了,她有了新家,只要我还在,她就不会迷路。

“有必要这样吗?一个人能有多少寿命,经得起几次损耗?这次你想报复别人,十年寿命换因果留阴德,我不拦你。可你没必要为我做这个的,最终还是要走的。”阮沁都流泪了。

鬼魄没有活人那么复杂,它们的眼泪代表的就是希望和重生。

我伸手接住那那颗滑过脸庞滴落的泪水,它在手掌中不似水珠,而是像一颗钻石那么晶莹剔透。接着,它慢慢变成红色,里面呈血红,外表像玫瑰红。

变成固态后的鬼泪,散发出一种香味,淡淡的芬芳。有人说这是彼岸花的气味,而彼岸花的花语却是不舍与悲伤。

一颗鬼泪就是矛盾的结合体,我说:“别这样,没你的暗中保护,我或许都已死了。知道你想说什么,不就是当你归去时,因果的关系会带走我一些生命的朝气吗,没事!”

“好了,这滴眼泪我就留下了!或许还能用它来救人。你那边怎么样了?”

阮沁勉强的笑了笑,说道:“我去了这么久,当然搞定了。”

“那家伙像是知道会出事一样,躲在屋子里不出来。要不是烟瘾发作,我怕是今天完不成任务了。”

“你怎么做的?”我很好奇。

“其实很简单,先是在路面上保留了一些洒水车洒的积水,然后通过光的折射原理,让通过的车辆以为红灯是绿灯;同时起一阵风,让沙子进入汪力庆的眼睛,待他与疾驰而过的轿车即将碰到时,再把积水化冰让他向后倒。就这样,他两条大腿被车了前轮后轮各碾过一次。”

简单?我听着都复杂,一个有文化的鬼魄可真是吓人。

“可这样也不能保证他得截肢啊。”即便大腿骨粉碎骨折,只要及时治疗还是能保住的。

阮沁听了自信的乐了:“放心吧,我也想到了。所以我做了三手准备,一是让最近的医院救护车爆胎,只要它们出门,就会爆;二是门面店那个十字路口拐角处做了一个小塌方的陷阱,下水道的臭水起了很大作用,到时肯定堵车;最后就是那积水处有备好的玻璃碎屑、锈钉等,角度是面向店子,包准会外伤感染。”

最后她还补充道:“本来只搞定了救护车,拖延救治时间的。如果不成,那只有去医院做手脚了。可感应到你做的一切后,我才多做了两手,想着一次搞定,很累的!”

“辛苦了,只是这也连累到太多人了。”我听着自己都觉得于心不忍了。

“放心,救护车出门时车速不会快,出不了事;那个小塌方也没大事,死不了人;至于撞人的司机吗…这是命吧,命里或许他该有这一劫。不说了,今天魄力用太多,好累!我去休息一会!”说完,我胸前吊坠微微一动,她不见了。

今天两女都跑累了,我怕出什么意外也是提心吊胆的,害人的事果然需要一定心理承受力。蝴蝶效应很大的,单单救护车不能出行就很严重了。

看来汪力庆也有先人眷顾,估计是昨晚托梦了,不然今天不可能这么反常。风沙迷眼,突然摔倒、塌方这些事情以前没怎么注意,现在想来,或许有很多外在因素。

也不知马琴启程了没有,事前我打电话通知过她,谎称老男人的老婆知道她的事了,让她赶紧拿好钱财走人。

其实这个话不假,事情曝光后,白发老男人的妻子肯定会注意这个事,一追到底。马琴那么在意家人的态度,应该会走人的,何况当时她也恐慌了。

这样也好,说不定以后就不用招待她父母了,一举两得。或许,以后就再也见不着面了。

…………

“谁!”感觉被子里突然多了一个人,吓得跳了起来,天都快亮了。

“啊…你谁呀。”一个女孩子,她也吓得爬下床,胸前的大白兔隔着睡衣,在微弱的天色下一动一跳的。

“冯娇?”认出她了。

“妘夕,你怎么在这里?”她也认出我了。

我又重新回到被子,幸好昨晚没裸睡,以后也没机会了。阮沁和佳佳在,怎么敢裸睡,虽然她们是鬼。还有就是章玥,现在知道她在,我还怎么敢对别人做什么啊。

“进来吧,外面冷。”我说道:“你不知道床上有人啊,话说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进什么进啊,你以为你是莎莎啊!我又没开灯,也不知道你在这里,还好没裸…”

噗…跟我有一样的习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