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来者何人(1 / 2)

大唐不良人 庚新 7606 字 1个月前

夜色笼罩了熊津城。

做为百济曾经的国都,熊津城的城墙高大厚重,城内的建筑也按各功能区分,颇有章法。

可惜自从迁都以后,各种占地建私宅的情况屡禁不止。

到如今,熊津城已经成为一个龙蛇混杂之地,老旧的古城与新建的豪宅、棚户交织在一起。

夜色深沉,从巷旁的宅子里隐隐传出颂经之声。

也不知是哪家的信众。

百济人崇佛,认为佛能超脱心中苦难。

在达官贵人中,也颇有市场。

如妖僧道琛,在百济高层中,也极受重用,代表上层对佛门的接受程度。

前方灯火辉煌,一片通明。

那是属于熊津城最富的富人区,隐隐有丝竹靡靡之音随着夜风传来。

再近一些,能听到当地传统的伽耶琴之声。

“这琴弹得倒挺好听。”

聂苏动了动耳朵,轻声道。

“这琴不算什么,回头我弄把琵琶弹你听。”苏大为随口道。

“胡琴?阿兄你还会这个?”

“略懂,略懂。”

苏大为自然不会告诉他,上一世,见到一位国音大师,名方景龙者,一手琵琶弹得惊天地动鬼神。

从南至北,从东到西,什么印度音、韩音、波斯音,牛仔音,全都不在话下。

当时只会弹吉它的苏大为一时手痒,为这个专门弄了把琵琶学了半年,倒是能模仿个六七分。

可惜这一世为大唐不良人,一直奔忙,倒是把这门手艺给扔下了。

不过,就算琵琶弹得再好,对他来说,也没甚大用处。

远不如他做不良帅查案,或者执掌都察寺掌握情报来得爽利。

“到了。”

安文生一直沉默不语,直到此刻才出声提醒。

夫余台,在百济,是类似新罗花郎的组织。

不同的是,夫余台里多多网罗异人,不仅限于贵族子弟。

应该这么说,夫余台分几层。

最下一层,是百济高官贵族家的子弟,送入其中,充当卫士。

类似于大唐千牛卫。

再从中选拔一些表现出众的,接受系统的培养,然后放到百济各城出任地方官员。

若其中再有出色,就会选拔入朝,做为中央官员。

同时,在夫余台上层,则是以鬼室福信和妖僧道琛为首。

他们俩一内一外,共掌夫余台。

鬼室福信主要掌握的,是贵族子弟的选拔机制。

而道琛,则主要管理网罗来的异人。

道琛在百济的地位,相当于加强版的太史局李淳风。

做为国家机构,夫余台不需要藏着掖着,就是光明正大的做为百济国权力架构的一部份。

如同大唐太史局又或者是新罗花郎。

在熊津城和百济国都泗沘都有据点,而且都设在最繁华的宫城边。

虽然潜入有些麻烦,但比起大唐长安的皇宫,无疑还是要简单许多。

苏大为和安文生、聂苏都是异人,轻松翻过城头,在屋檐上飞掠而过,没有惊动任何巡逻的卫士。

很快,苏大为做出手势,示意身边的安文生和聂苏停下。

他有过目不忘之能,脑子里早就记清了地图。

指了指下方,安文生略点了点头。

理论上来说,苏大为已经找到了夫余台在熊津城的据点建筑。

但这片建筑这么大,究竟要找的正主在哪里,一时还无法确定。

只能先小心窥探一下。

苏大为和安文生手脚麻利,很快就将屋顶的琉璃瓦揭开一个洞口。

动作不能太大,免得灰尘落下去。

万一下方有人,就前功尽弃了。

瓦下,首先是纵横支持着屋顶的梁柱。

还好没有遮挡视线。

苏大为看了一眼,这个殿中灯火明亮,有一个穿着百济长衫的中年人,正在伏案工作。

“要不要抓起来问一下?”

“不然这片建筑群房子那么多,怎么确定鬼室福信在哪?”

苏大为与安文生低声咬着耳朵,忽觉身边微风拂过。

聂苏居然不声不响间,从屋顶揭开的洞口穿了过去。

这个洞长不过一尺,像苏大为和安文生这样高大的人,自然无法穿过。

就算是普通的女子,想要穿过也不太可能。

但是聂苏身体像是柔弱无骨般,微微一缩,轻松落下,脚尖点在梁柱上,点尘不惊。

苏大为张了张嘴,一个字也没说。

聂苏蹲伏在屋内大梁上,仰头向苏大为笑了笑。

接着低头看了看,确定殿内没其他人,这才落下。

正在伏案工作的中年,刚刚觉得不对,还没得及惊呼,就被聂苏用一把短刀抵在脖颈上。

冰凉的刀锋搁在咽喉处,中年人只觉得汗毛倒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聂苏压低声线,用扶余语飞快的向那人问了几句。

对方想要抗拒,被聂苏直接一刀划开脖颈皮肤,不及惨叫又被封住口,等他疼痛过了,聂苏的刀又顶住他的咽喉。

这人并没有坚持太久,终于还是说了。

趴在屋顶上的苏大为张了张嘴,有些懵逼:“聂苏,他什么时候会扶余话?”